老城南的新面貌
发布时间: 2019-09-20   作者:

在南京,有一个地方叫老城南,有一群人叫老城南人,我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老城南人。

明代朱元璋定都南京,把45平方千米的老城分为3部分,老城的南部以夫子庙为核心,东西至城墙,南至中华门,北至白下路,是南京居民最密集的地区,延续至今,称为“老城南”。“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老城南的一草一木,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带着小孙女涵涵来到了南京城南的老门东,这里白墙黛瓦、亭台阁楼、古牌坊、马头墙,极具江南古韵。

涵涵虽然才12岁,但身高已经超过了16,看上去已然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老门东她已经来过多次,可以说熟门熟路了。

 她正要往景区里“钻”“,我一把拽住她,说,涵涵,今天时间还早,我带你去奶奶曾经住过的地方看一看吧!

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长了这么大,她还没有去过奶奶一家曾经住过的地方。

这是紧邻老门东的一条宽阔的大马路,路边是一家挨一家的商铺,有卖糖葫芦的、卖鸭血粉丝汤的,还有卖文旅纪念品的,当下正是春意盎然,游客摩肩接踵,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门庭若市。

“俗话说‘北京胡同,南京巷子’,像安品街、三山街、下浮桥、仓巷……这些散见于明清小说、戏曲、笔记的老城南地名不可胜数。清代文学家吴敬梓后半生就住在老城南,他的名著《儒林外史》提及城南街巷数十条,个个有迹可寻。刚才,我们经过的是剪子巷,再往前走就是箍桶巷,原来这里都是土灰色的旧房子,青石板的小路,一条条狭窄的小巷子,大一点的汽车都不容易开进来……”我一边走,一边如数家珍地报着这些老地名。

“奶奶,为什么这个巷子叫箍桶巷呢?”小孙女忽然发问。

“这些街巷名字都是有来历的!明朝时,江南首富沈万三家的箍桶匠就居住在这条巷子里,他家的匠人手艺精湛无人能及,慕名来学手艺的人特别多。再后来,来这里找箍桶匠干活的东家也多了起来,于是大家就把这里叫做箍桶巷。而箍桶匠们所用的木材活儿几乎都交给住在附近的木匠做,所以人们就给附近巷子取了一个好记的名字——木匠营。”我耐心地向她解释着。

边走边聊,没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一栋栋现代风格、挺拔漂亮的小高层住宅楼下,我告诉小孙女,这里就是磊功巷了,我和爷爷,还有你的爸爸、姑姑以前就住在这里。

“以前,我们一家四口人挤在一个十几平米、破损不堪、、墙体开裂、漏风漏雨的小木阁楼上,下雨天只能用油布遮盖,大雨大下,小雨小下,居住环境极差,设施也不完善,房子没有独立卫生间,平时都到巷口的公厕解决,楼下的化粪池经常满溢,老鼠跑,蟑螂爬……”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又在我的眼前清晰地浮现,说着说着,百味杂陈,顿涌心头,我的眼圈渐渐红了。

前些年,政府启动了危旧房整治工程,从璇子巷、实辉巷、牵牛巷、鞍辔坊一线开始改造,然后延续到船板巷,军事巷,白酒坊,安品街、大辉复巷、颜料坊、船板巷、门东、内秦淮等地,老城南的危旧房都拆了,马路也拓宽了,盖起了一栋栋新楼房,如今旧貌换新颜啦!老城南保护与复兴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改善居民的生活居住环境。老城南那些“重屋累居”已不复存在,不过城南特有的街道肌理和有价值的老宅得到了传承,那些渗透着历史烟尘的街巷,还会继续印入南京这座现代化城市的图册上。

值得欣慰的是,现在的老城南,依旧可以寻觅当年市井生活的气息!有舌尖上的味道,夫子庙莲湖糕团店的赤豆元宵、糖芋苗,老门东的黄桥烧饼、小馄饨。也有欢乐的味道,手工做的泥人、糖人,元宵节乌衣巷的兔子灯、莲花灯,端午节秦淮河上的赛龙舟等。老城南还有祝福的味道,每年的除夕,在大报恩寺祈福全家一年的幸福安康。到处都充满回忆的味道。这是历史无法抹去,属于记忆中最珍贵的故事。

“涵涵,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也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华大地处处都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火热场景。短短数年间,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中华民族实现了由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孩子,你一定要记住,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也是干出来的。你们这一代现在要好好学习,立志成才,长大后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添砖加瓦!国家好,民族强,我们的小家才会好!”我语重心长地对她说。

离开了我当年生活的地方,我们又回到了老门东。这里,引入了历史博物馆、园林客栈、百年老店、文化娱乐、名人工作室、中式餐饮等一批文化产业,如今已成为集历史文化、休闲娱乐、旅游景观为一体的现代文化休闲街区。清晨结伴锻炼的老人,白天嬉戏玩闹的孩童,夜晚开心小聚的好友,这些南京的日常每天都在老门东上演,延续着老城南独特而悠久的历史风貌和人文风情,和磊功巷一带承载优美人居的小高层居民楼隔街相望、相得益彰,既联结着祖辈那份珍藏于心的记忆和情感,也见证着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南京旧城改造、新城崛起的滚滚洪流。

老城南,新面貌。厚重悠长的历史,翻天覆地的改变,已经悄然融入到我们的生活,自如地流淌在今天,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独有的城市品格和城市精神。